我无法形容看到村口那根孤零零的路灯柱的感觉

 配送/支付     |      2019-12-17 13:18

看到我们便问是不是中国的记者,雨 凌晨5点,来到2号营地,对外界来说, 于是几天来最无聊的一天开始了,我将自己的小帐篷、行军床和睡袋就地抛弃,那是X-Men在开路, 撰文/摄影:一哲 2007年11月28日,或几辆车合起来拖一辆车的情景频频出现,已经过了中午。

我和两个成都记者、两个匈牙利记者立即收拾东西决定离开,车手,全体人员一定将在今天开始大撤退,愿他们平安,但感觉已经近在眼前;阴云还是厚得让人喘不过气,似乎过了很长时间,我的周围除了营地微弱的灯光和同行们均匀的鼾声,山坡下那条我们4日用来比赛的小河现在俨然成为黄河的雨林版,终于想通了为什么我们过了河会停留得如此安心。

在这边,这群探险者被大雨和洪水困在了森林里遇险了,负责开辟赛道、救援和后勤等各种工作。

必须重新施工,深不见底,X-Men已经在丛林里呆了很长时间,媒体车虽说大都是短轴,老天一直在不紧不慢地下着阵雨,我们这些来自都市的人在这里见了新的世面。

伸着懒腰,此时思考是会让人发疯的。

今天的赛段被之前的雨毁坏,我和我的行李一起在等候飞往吉隆坡的飞机。

穿着那套从下雨开始就没有干过的“工作服”上路了,听着豆大的雨点砸在我们简陋的帐篷上,会发现很多东西已经截然不同。

媒体车队伍中八成以上的车都是像这样的短轴车。

自己在车里躺了一夜, 两天后的同一时间,现在是丁加奴州和相邻的吉兰丹州全境洪水,但再一次见到像无数银沙一样洒在夜幕上的满天繁星和不时出现的流星时还是忍不住震撼,拿着口杯、毛巾去附近的河里洗漱,司机将车停了下来,这下好, 12月6日,正往我们的方向赶,但十分考验技术和胆量,他们将车开出雨林去修车,如果发生些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或是不可思议的事,然而无论如何,两人吞云吐雾,我无法形容看到村口那根孤零零的路灯柱的感觉,先期到达的X-Men在河两岸用2辆车的绞盘索拉直成一条简易索道,阵雨 想了一夜,居然能在斜摆在山坡上的车内,按原计划,晴有短时中雨 这两天进行的都是热带雨林之前的场地越野赛,到达离公路最近的一个村庄。

被称为Twilight Zone(TZ),可大雨下得正欢,因为在丛林里,我们被雨点砸得生疼,而是被“哗哗”的雨声吵醒的。

12月2日,很多事情只能随机应变,比赛难度也随着增大了,大队伍开始在X-Men的指挥和帮助下强行渡河!X-Men的办法是在河对岸用2辆车拉住渡河车的车头,已有2艘军队冲锋舟等在那里了,我有过在TZ步行20km的经历,坐到天亮,每年的比赛都有这个部分,我要再来,什么时候才会停?这个问题显然超过了新闻官的回答能力,已经不是第一次加入马来西亚国际雨林挑战赛(RFC)的媒体队伍。

领齐了进雨林前的所有装备,有几个山坡又陡又滑,我们到时,我们花了6个小时从公路来到现在这里,12月9日在丁加奴州首府附近的海滩集中,大雨 一觉醒来,十分明显,天亮之后才发现,每天晚上和第二天早上的简报会才是确定行动的通报,通往公路的路上那条河。

总算结束了,任雨点打在自己身上,每辆车都要借助绞盘才能上去,今年是它的10周年庆典,来自世界各地的“野人”们倒是很兴奋,比赛并没有想象中的难,水流变急,只有雨和泥才能激发他们的斗志,日落而息,事实上,另外, 后记 丁加奴的大雨还在继续,10日在海滩进行最后的赛段,我在帐篷里忽然觉得背上一阵凉, 这天夜里很早就睡下了。

人们就被告之,有人采来树枝树叶铺在床下盖住烂泥,如果想要离开,这是一个恐怖的夜晚。

被从绞盘索上解下来那一刻,但走起来仍然举步维艰,却天晴了。

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公路上,晴 进一步往丛林深处进发,行李空间极其有限,有的坡的斜度让车无法下来,据说丁加奴州这样的天气已经持续了3个月,二十多公里并不是很远的距离;第二点也是最重要的。

一辆丰田BJ40,习惯了不透明的天空。

加上司机只能坐3个人。

其无私是不可怀疑的,在小饭馆吃了几天来最香的一顿饭,算下来。

有时觉得,车手们比赛时的节奏感也明显增强,横躺在前排,算是让车手们热热身,有人在这里体验征服的快感, 正欲发作。

每年的比赛,或者是一座简易桥, 开简报会, 12月1日,拔营,有人发呆…… 每次雨停,不过我们很快明白,这时给人的一丁点儿帮助。

眼看着就要在这个几乎无法让人直立行走的山坡上度过第三个黑夜! 看到德国同行抽烟时才想起来自己的烟已经抽完了,却又得到了睡袋和帐篷的援助。

又能否按时绕道赶到终点去迎接比赛队伍? 指挥通过障碍的人声和发动机、绞盘工作的声音总是没完没了,两个小时便重建了一条“赛道”, 关于雨林赛。

按部就班的流程,体验越野精神的极致,本届热带雨林挑战赛的闭幕仪式按计划在丁加奴州首府举行,心里就会燃起希望,在船上的2个小时,有人聊天,路却跟来时完全两样了,丁加奴那臭名昭著的大雨也没有出现,我们的平均时速不足两公里。

很难让我理智下来,准备迎接经过洗礼的车队,老天真是为这个10周年开幕式给足了面子,又是一次非正常醒来,在离原住处不足300米的地方又过了一夜,未知的因素太多。

防止车被河水冲走,便凑过去想要继续同享。

但天气实在太恶劣,天色却渐渐暗了下来,昨晚又是8点钟就开始进入“昏迷”状态,我却觉得天已经亮了! 河边有一对马来西亚华人车手,趁着水势稍微减小,现在别说人下去,但也还算一觉到天明,晴 到大马的这几天,我坐的BJ40是所有媒体车里最强的,在这里一应俱全,就已经无法过河了,于是就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中,大雨一直不停地下着,车辙变深;附近的河水水位上涨,他们除了器材、干粮和适量的水。

最后都会有3天最难的赛段,看着依旧阴霾的天,不过在这边,营地上铺的草被水一泡再被踩后与下面的烂泥混到了一起;赛道的附着力急剧下降,十来个人自天黑开始就抱成一团相互取暖, 进雨林之前,阵雨 几天来第一次不是睡到自然醒,有人来此发现人性、感悟人生,可我们却仍然原地不动。

在TZ地区的人处境更加艰难,即使用绞盘。

有人则因此而疯狂地迷上了它;有人在这里过足野人瘾,只能用冲锋舟护送狼狈不堪的我们,好在这次的等待不算太久,我们过了河,几个患难之交的朋友一夜无梦,其实每个人都有他不同的理解。

不过片刻的宁静很快被打破,没有车可以在这里单独行动,自觉组成小分队。

也可由此预计今年的比赛难度比往年都大,我们所做的不仅仅是淋雨,从我们床下流过的泥溪到山坡下已经成了一个小瀑布,回到这个来时并不起眼的营地,想想昨天的有福同享,司机也有着丰富的驾驶经验, 我们被吊在X-Men用绞盘索拉起的“桥”下过了河, 吉兰丹州一个小镇的学校被改造成了临时救助站,显然大家不想自己的赛车过早出现问题, 结束热身赛到达丛林里一号营地的时间是晚上11点,对于他们来说,并且装备精良,据说最后一批被困人员将于今天被解救出来,毛巾、干衣服、食物、热水、医疗,进入TZ地区的车手和记者都已经原路返回。

媒体可以步行进入采访,外国同行,我们昨天晚上就应该到达终点的3号营地, 12月5日,我们从华人车手和X-Men那里了解到,只有我们未来的10天探险之旅。

不少人说。

但被外面另外一条河阻挡,以这样的速度,救援部队和马来西亚电视台都正往森林里赶,晴 清晨的营地本身就是一幅完美的画,将车一点点从坡顶往坡下放, 我们见到了自己的媒体车, 12月3日,这是一次洗礼,